瓦列里亚

Вперёд,товарищи

买书的时候终于意识到了伊里奇同志的能写……他的选集比老毛的全套文集还贵!

“劳工,劳工,应做世界主人翁”
这歌现在听起来真讽刺……

???什么鬼情况,网易云《东方红》音乐舞蹈剧专辑里最后的那首《国际歌》下架了?!

kindle上的那个《苏联的民主》中文版感觉翻译的有点不到位啊……有些句子读起来不通,不太清楚作者原意是什么。果然还是得去看英文原版的吗……

看了俄罗斯出的那个纪录片《罗曼诺夫王朝》……只能说不愧是新沙俄,洗地水平一流。近代那几个沙皇更是洗得飞起……特别是尼二,简直出淤泥而不染的一朵白莲花,这洗地姿势真是叹为观止……然后一如既往的疯狂黑苏,不过黑的水平明显不行,槽点满满。尤其是黑列宁那一段的旁白总给我一种中世纪巫师跳大神(不)的即视感……差点笑死

这时,卡琳娜指着刚一家古玩店的门口,“那儿,我爷爷就死在那儿。”

“可这儿好像没有遭到空袭?”

“我说的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才四岁。那个冬天真冷啊。暖气停了,房间里结了冰,我只好抱着电视机取暖。我哭着喊冷,喊饿,爷爷默默地看着我,终于下了决心,拿出了他珍藏的勋章,带着我走了出去,来到这里。那时这儿是自由市场,从伏特加到政治观点,人们什么都卖。一个美国人看上了爷爷的勋章,但只肯出四十美元。他说红旗勋章和红星勋章都不值钱的,但如果有赫梅利尼茨基勋章,他肯出一百美元;光荣勋章,一百五十美元;纳希幕夫勋章,二百美元;乌沙科夫勋章,二百五十美元;最值钱的胜利勋章您当然不可能有,那只授给元帅,但苏沃洛夫勋章也值钱,他可以出四百五十美元……爷爷默默地走开了。我们沿着寒中的阿尔巴特街走啊走,后来爷爷走不动了,天也快黑了,他无力地坐到那家古玩店的台阶上,让我先回家。第二天人们发现他冻死在那里,一只手伸进怀中,握着他用鲜血换来的勋章,睁大双眼看着这个他在七十多年前从古德里安的坦克群下拯救的城市……”

“他们走近绞刑架的时候,瓦莉亚就唱起来了。我从来没有听过那样的歌声——只有视死如归的人才能有那样的激情歌唱。她唱的是《华沙革命歌》,那两个同志也和着她唱。宪兵抽打他们,像疯子一样抽打我们的同志,但是他们好像没有感到疼痛……”

网易神经病吧???
查封法西斯歌曲连着《从废墟中崛起》一起封了个七七八八??
东德气得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史塔西警告·JPG

  我们班给我留下的,除了回忆以外,还有一张照片。这是一张集体相。班主任在当中,他的周围是女生,男生在两侧。这张照片已经褪色,又围为摄影师尽量把镜头对准班主任。所以在当时就照得不够清晰的两侧,现在就彻底变得模模糊糊的了。我有时觉得,照片的两侧之所以模糊,是由于我们班的男生还未及长大成人,就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从而他们的五官和面目也就被时光冲淡了。

大家边喝茶,边回忆维卡。他们回忆维卡的生平(从回忆一年级的情况开始),大伙儿七嘴八舌,互相插话、补充,把情况讲得更加完全。柳别列茨基一声不响,却在贪婪地听着,不放过每一句话。后来,他叹息了一声说:“多么悲惨的一年啊!”
  大家沉默了。济娜象往常一样牛头不对马嘴地说: “您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因为今年是闰年。明年就会是幸福年了,不信您就瞧吧!”
  明年是一九四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