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列里亚

Вперёд,товарищи

大家边喝茶,边回忆维卡。他们回忆维卡的生平(从回忆一年级的情况开始),大伙儿七嘴八舌,互相插话、补充,把情况讲得更加完全。柳别列茨基一声不响,却在贪婪地听着,不放过每一句话。后来,他叹息了一声说:“多么悲惨的一年啊!”
  大家沉默了。济娜象往常一样牛头不对马嘴地说: “您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因为今年是闰年。明年就会是幸福年了,不信您就瞧吧!”
  明年是一九四一年。

评论